2019醫藥行業進行稅務風險管控的三大建議


編者按:2019年5月23日,財政部下發《關于開展2019年度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的通知》(財監[2019]18號),組織多部門對77戶醫藥企業及其關聯公司開展“穿透式”“全環節”專項檢查。銷售企業上游的醫藥生產企業、下游的醫院等醫療機構,以及為其提供服務的代理、咨詢、廣告機構,都納入檢查范圍,實際上受牽連的關聯企業或成倍增加。根據多年對醫藥行業稅務咨詢、稅務風險管理、稅務爭議解決的實務經驗,提出幾項建議以幫助相關藥企妥善應對檢查、自查風險。

 

一、稅務稽查程序中醫藥企業的抗辯策略

根據《關于開展2019年度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的通知》(財監[2019]18號)的要求,對檢查中發現的重大問題和違法線索,經上報后,涉及稅務的問題線索,移交稅務等部門查處??梢姳徊閱挝灰约瓣P聯單位進入稅務稽查程序的轉化率極高!在稅務稽查程序中,我們建議被查企業務必積極行使陳述、申辯、聽證等正當權利,將違法問題解決在稅務處理、處罰之前。

(一)積極行使陳述、申辯、聽證等程序性權利

藥企稅收違法行為當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最常見的行為。移交線索中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稅務稽查人員將從金三系統和稅收風險管理系統分析檢查對象上下游關聯關系,利用增值稅發票電子底賬系統查詢上下游企業發票明細,統計購進和銷售貨物的品種和數量,確定調查思路。

接下來,稽查人員將調取企業會計賬簿、進銷存管理系統電子數據、購銷合同等資料,向該企業法定代表人、財務主管、業務員和庫房保管等相關人員發出詢問通知,了解藥品進銷渠道,制作詢問筆錄,固定相關證據。

檢查結束,檢查人員一般會就發現的違法事實與企業溝通,聽取企業意見。符合條件的應當提交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涉及稅務行政處罰的,將向企業送達《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告知企業聽證的權利。此時,被查企業應當積極行使陳述、申辯和聽證權利,在稅務機關作出處理、處罰決定之前妥善解決問題。

(二)稅務爭議產生后積極尋求法律救濟

經過聽證,稅務機關仍然認定被查企業存在違法事實的,將對被查企業作出稅務處理、處罰決定,并告知被查單位享有的復議權、訴訟權。

需要注意的是,《稅收征收管理法》規定,納稅人同稅務機關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時,必須先依照稅務機關的納稅決定繳納或者解繳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

對于稅務處理決定,被查企業應當先繳納稅款或者提供相應擔保,再行使復議、訴訟的權利,切勿錯過稅款繳納期限,導致復議、訴訟權利的喪失。對于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則不受納稅前置的約束,被查企業應當及時提起復議或者訴訟,避免企業受到的損失擴大。

 

二、涉嫌“虛開刑案”中被告單位的辯護策略

藥企稅收違法行為當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最常見的行為,且此種行為面臨的行政責任甚至刑事責任也更加嚴峻?;谌A稅多年代理涉稅刑事訴訟的經驗,被告單位及辯護人在藥企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刑事案件中應把握以下核心辯護要點。

(一)犯罪構成要件之辯護策略

從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中可知,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必須以行為人主觀上具有虛開故意、客觀上實施了虛開騙取抵扣稅款行為,造成了國家稅款損失,才能夠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定罪量刑。因此,被告單位及辯護人應從涉案企業主觀方面沒有騙取稅款故意、客觀方面上未實施虛開行為、也未造成國家稅款損失的結果進行辯護。

虛開案是以實際少繳稅款數額來定刑的,也即為傳統刑法上的“結果犯”,實際造成少繳稅款的結果才能定罪處罰。若交易中存在居間合同、墊付資金、轉讓債權等雖然票、貨、款不一致,但并未造成少繳稅款結果,也不具有社會危害性的情形不宜認定為虛開。

(二)定罪量刑之辯護策略

在華稅接觸的大量虛開犯罪案件中,司法機關或稅務機關在計算虛開犯罪金額的認定上,往往會出現兩種錯誤:第一,機械的以票面稅額之和作為虛開案件的犯罪金額(虛開稅額),并據此以定罪量刑;第二,在既有為他人虛開,又有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的時候,不是計算該虛開對國家增值稅稅款的最大不利影響,而是選擇累計相加(重復處理)或從大數計算(不利于法益保護)。

對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定罪量刑數額的認定一直是司法實務界難以統一的問題,由于法律文件的效力層級問題,也導致了一些法律適用上的混亂,因此在具體案件中,應當從案情入手,從納稅義務等方面分析認定具體的犯罪金額,從而為被告單位爭取最大利益。

(三)充分溝通之辯護策略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不僅涉及刑法的有關規定,還涉及大量稅法、會計等方面的知識,較一般經濟犯罪案件更為復雜。在具體個案的處理中,無論公安經偵機關、檢察院公訴部門還是法院刑庭法官,對于具體的涉稅問題包括稅額認定,犯罪行為的定性等缺乏專業知識,只能在案件具體法律適用上的審查,而對于事實認定方面往往力不從心,甚至對稅務機關收集的證據材料照搬照用。此時,更加需要稅務律師以專業人士的身份出現,對整個案件定性和量刑提出翔實有據的觀點,并輔以國內稅法、刑法專家出具的書面意見,與主辦法官充分溝通、交換意見,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醫藥行業加強稅務風險管理與防控的三大建議

財政部2019年度專項檢查導致藥企稅務風險集中爆發,反映出藥企在日常管理中疏于自查,久積成疾。結合《通知》要求,華稅建議醫藥行業從以下幾個方面自查稅務風險。

(一)依據法律、政策規定,據實扣除成本費用

《通知》指出,本次檢查著重關注成本、費用的真實性。包括:采購原料時,是否存在通過空轉發票等方式抬高采購成本的情況等;銷售費用是否真實發生、列支是否合法;會議費列支是否真實,發票內容與會議日程、參會人員、會議地點等要素是否相符等。

因此,建議藥企首先要健全財務、業務核算體系,不同部門保留的業務資料均能相互印證,各項交易和支出都有據可查,做到真實性無疑。其次,加強財會人員財稅法規知識培訓,正確核算各項經營業務。如《企業所得稅法》以權責發生制為原則,進行成本費用的確認。只要真實有據,即可扣除。同時財務人員須分清稅會差異,在會計核算的基礎上按照稅法的規定進行納稅調整。

(二)藥品銷售票、賬、貨、款一致,嚴防篡改、杜絕虛開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藥企面臨最嚴峻的問題,不僅涉及行政責任,甚至面臨刑事處罰,量刑最高達到無期徒刑。由于新GSP規范要求藥企采用計算機系統對藥品進銷存進行實務的核算,因此,藥企的管理涉及進銷存系統、財務系統、金稅開票系統對藥企經營的記載能否一致。實踐當中,部分藥企存在篡改進銷存系統數據的行為,致使稅務機關發現系統記載數據與財務記賬數據、稅務系統開票數據不一致,從而認定“無貨”虛開。

因此,對藥品經銷企業而言,不僅要注重進銷存系統賬與財務賬一致,還應當注重賬簿記載與實物一致。建議藥企制定完善的盤點方案,不定期對實物庫存進行盤點,以盤點的賬實相符數據證明企業系統數據記載的準確性,并梳理留存隨貨同行單、銷售出庫單等原始單據證明貨物的真實出庫。

(三)及時開展企業稅務健康檢查與風險應對

藥企稅務風險往往是由于企業管理者、財會人員對稅法及相關稅收政策理解不到位導致的,易言之,合規是企業正常經營的首要條件。因此,藥企更應當及時開展企業稅務健康檢查,借助專業稅務律師的協助,幫助企業排除日常經營活動中的稅務風險。在面對稅務稽查時,通過稅務稽查應對服務,充分了解企業可能面臨的涉稅風險并及時應對,防止行政風險向刑事風險過渡。

一旦涉稅問題被納入行政、刑事執法程序,企業更要及時尋求專業律師協助,維護企業及相關人員的合法權益,避免處置不當或不及時而造成難以挽回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