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高:對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案件,不予起訴或作無罪處理


編者按: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對于民營企業歷史上曾出現過的一些不規范行為,要以發展的眼光看,按照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的原則處理。該指示對鼓勵、支持民營企業發展起到巨大積極作用。司法實踐當中,涉稅刑事案件,特別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類案件,偵辦難度大,罪與非罪的界限難以統一把握,導致部分事實存在疑點、證據并不充分的案件仍出于保護國家稅款的目的而被定罪。而事實上,這些案件因未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刑事證據要求,根據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等刑法基本原則,不應被定罪。

一、兩高工作報告:平等保護民營企業,證據不足不起訴、不定罪

在習近平總書記講話后,兩高積極將保護民營企業、民營企業家落到實處。2019年3月1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以及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分別作出最高人民法院/中國人民檢察院2018年工作報告。

周強院長指出,依法平等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合法權益。堅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依法服務民營經濟發展,保護誠實守信、公平競爭,審慎適用強制措施,禁止超范圍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堅決防止將民事責任變為刑事責任……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等原則,依法宣告517名公訴案件被告人和302名自訴案件被告人無罪。

張軍檢察長指出,平等保護各類企業合法權益。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在司法辦案中對國企民企、內資外資、大中小微企業落實好“平等”二字,確保各類企業訴訟地位、訴訟權利、法律保護一視同仁……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對涉嫌犯罪但無需逮捕的決定不批捕116452人,對犯罪情節輕微、依法可不判處刑罰的決定不起訴102572人,堅持不懈糾防冤錯案件。對不構成犯罪或證據不足的決定不批捕168458人、不起訴34398人。

兩高工作報告的數據與傳達的精神均表明司法機關保護民營企業的決心。517名公訴案件被告人被宣告無罪,34398名犯罪嫌疑人以不構成犯罪或證據不足而不起訴,表明司法機關在貫徹落實疑罪從無的正確道路上前進。對于涉稅刑事案件中的企業與企業家而言,疑罪從無的司法審判趨勢將使審判更加公平正義,企業家們將更有信心。

二、三大準則指導司法機關正確認識涉稅刑事罪名

2019年3月1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后,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在“部長通道”接受采訪,提出了司法審判中應當堅持的三大準則。結合石化、醫藥、外貿、廢舊物資、農產品等行業的經營特點,我們認為這三大原則將有效指導司法機關正確認識涉稅刑事案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逃稅罪尤甚。

(一)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得定罪量刑

江必新副院長提出“要在統一裁判理念上下更大功夫,堅持罪行法定原則,凡是刑事法律沒有規定為犯罪的,一律不得作為犯罪追究;堅持疑罪從無原則,凡屬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的案件,一律做無罪處理;堅持證據裁判原則,對證據不足的,不能認定為犯罪并給予刑事處罰?!?/p>

在虛開類刑事案件中,部分公訴機關沒有查清涉案企業是否進行了真實的交易或者提供了真實的服務,或者沒有查清資金往來的具體情況便草率定性“資金回流”與“開票費”,致使證據鏈斷裂。同時,在被告人供述以及相關人員證言當中經常出現前后矛盾的情況,公訴機關不能排除其他合理懷疑,依然偏重口供的現象較為多發。

以石化行業為例,整個油品交易鏈條綿長,從最初的地煉到終端加油站,可能涉及多省十余市數十家企業,資金往來錯綜復雜,企業之間資金拆借時有發生,且貨物可能沒有發生物理上的流轉,而是以觀念交付的方式轉移所有權。因此,公訴機關不能僅選取交易的某一環節調查取證并對某一環節的貿易商追究刑事責任,而應當對整個交易鏈條上所有涉案企業進行全方位調查取證,形成完整的資金往來、貨物轉移情況的證據鏈,準確定位相關主體的刑事責任。

(二)正確認識涉稅犯罪構成要件,區分罪與非罪

江必新副院長提出“要在劃清罪與非罪界線上下更大功夫,緊盯三類案件:合同詐騙罪、挪用侵占資金罪以及與民營企業家相關的其他罪名;異地創業、異地投資等存在‘主客場’問題的案件;因規劃調整、政策變化、領導更換而引發的一些案件?!?/p>

首先,需要明確成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應以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騙抵增值稅稅款的目的、客觀上造成國家增值稅稅款損失或危險為必要條件。綜合考察刑法規定的立法目的、制定背景、刑法基本原理,以及2018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典型案例“張某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可以發現,不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未造成國家稅款損失的其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考慮到不同行業的經營特點,廢舊物資回收企業、農產品加工企業、中藥材生產企業需要對接的收購對象較多,收購數量需求龐大,搜集散戶信息實現與散戶的直接對接成本較高,因此往往由個別大戶(業內稱為二道販子)先從散戶手中收購廢舊物資、農產品或者中藥材,再銷售給收購企業??疾煸摲N交易模式對應的交易實質,交易真實發生,開具發票的數量、金額真實,且行為人不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未造成國家稅款損失,因此此類經營模式不宜以虛開定罪。

其次,針對各地招商引資過程中政府對企業作出的稅收優惠、稅收財政返還承諾,不能一概認定為無效。需要考慮承諾的性質,屬于行政合同的應當繼續履行,屬于財政返還承諾的應當繼續履行,超越政府職權作出的稅收優惠違反稅收法定原則屬于無效承諾,但同樣應當對企業產生的信賴利益進行補償。更不能因地方領導的變動向企業追繳已優惠的稅款,追究企業偷逃稅款的行政責任、刑事責任。

(三)區分行政違法與犯罪行為,避免濫用刑事程序

江必新副院長強調“要在排查督辦、細心甄別、深化政策、細化規范上下更大功夫,如嚴格區分民事糾紛和犯罪案件,堅決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預經濟糾紛。還要在建構避免冤錯案件的長效機制上下更大功夫?!?/p>

對于涉稅案件,需要正確區分稅收違法行為與犯罪行為,對屬于稅務機關管轄的行政違法案件,由稅務機關處理;對涉及犯罪、達到刑事立案追訴標準的,才能移交公安機關處理。根據《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在一萬元以上或者致使國家稅款被騙數額在五千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上述“一萬元”的標準與當代商業規模并不匹配,導致大量社會危害性較輕的虛開行為被追究刑事責任,不符合刑法罪責刑相適應的基本原則,未能實現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統一。鑒于此,為正確適用刑法第二百零五條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有關規定,確保罪責刑相適應,最高人民法院傳達法[2018]226號通知,將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最低量刑標準確定為“虛開的稅款數額在五萬元以上的,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三、結語

從近幾年公開的無罪判決和不予起訴的涉稅案件數量來看,最終未追究刑事責任的仍然是少數,刑事責任風險依然嚴峻。但是,隨著黨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不斷傳達堅持罪刑法定、疑罪從無、保護民營企業的精神、指示,司法審判實踐已經朝著有利于保護納稅人合法權益的方向發展。從大數據分析來看,涉稅刑事案件從輕、減輕處罰、適用緩刑的比例逐步提高,不批準逮捕、不予起訴的案件也逐步增加,反映出各地司法機關已經逐步認識到石化行業、醫藥行業、廢舊物資行業、外貿行業、農產品行業存在的問題,開始尋找問題產生的稅法根源以及解決方法,而并非單純以懲罰犯罪為目的,須知法律作為一種社會規范,亦應當發揮教育作用。

附:2016-2019年涉稅刑事案件不起訴、無罪、免于處罰匯總

1、各年度不起訴案件統計

2、不起訴案件涉及罪名分布

3、不起訴案件地區分布

4、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判無罪案件匯總

(以上數據來源于中國裁判文書網、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