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天永:對逃稅罪理解不當導致承擔刑事責任案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在規定逃稅罪的構成要件時,也規定了不予追究納稅人刑事責任的刑罰阻卻事由,納稅人需要對該情形準確理解,以保護自身權益。本文筆者在分析兩則房地產企業構成逃稅罪案例的基礎上,與讀者共同探討相關法律問題。

一、案情簡介

(一)稅務機關未處罰直接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的逃稅案

1、基本案情:甲公司在開發某項目期間,應納稅款共計25828894.67元,采取虛假申報、不申報的方法逃避繳納稅款共計5850494.08元,逃稅比例占應納稅額的22.65%。案發后,甲公司將所欠稅款全部補繳,其法定代表人倪某彪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了上述事實。

2、法院觀點:甲公司作為納稅義務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其行為已構成逃稅罪;被告人倪某彪作為被告單位直接責任人,對單位實施的逃稅行為負有直接責任,其行為亦構成逃稅罪。

3、分析:本案中,甲公司以虛假申報、不申報的方法逃避繳納稅款的行為兼具行政違法性與刑事違法性。稅務機關稽查中未做行政處罰,直接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故因不滿足逃稅罪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前提條件,房地產企業及其直接管理人均構成逃稅罪而受到刑事處罰。

二、納稅人未按稅務處理和處罰決定規定的期限接受處理承擔刑責案

1、基本案情:乙公司在沒有取得預售許可的情況下,違規銷售公司建設的某小區樓房,先后與44名購房者簽訂了房屋認購書,以購借建筑款的收款方式向購房者收取售樓款共計人民幣4548221.63元。該公司在取得預售樓房收入后,沒有向稅務局如實申報,不依法履行納稅義務,逃稅金額共計人民幣378497.49元。稅務機關作出處理決定,但乙公司并未在稅務機關確定的期間內補繳稅款及滯納金,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后方補繳稅款及滯納金,并繳納罰款。

2、法院觀點:本案中,乙公司認為其并非銷售房屋,而屬于借款,但房屋認購書和乙公司開具的收據都證明屬于房屋銷售行為,應當按規定繳納稅款,但乙公司隱瞞有銷售收入,進行零申報,數額較大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已構成逃稅罪。

3、分析:本案中,被告乙公司未按期補繳稅款及滯納金,并繳納罰款,未嚴格適用逃稅罪中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前提條件的規定,以致獲刑。

二、法律分析

(一)逃稅罪的法律分析

1、逃稅罪的規定梳理

根據《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的規定,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10%以上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30%以上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有上述行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但是,5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2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除外。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五十七條的規定,逃避繳納稅款,涉嫌下列情形的,應予立案追訴: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在五萬元以上并且占各稅種應納稅總額百分之十以上,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不補繳應納稅款、不繳納滯納金或者不接受行政處罰的。且納稅人在公安機關立案后再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或者接受行政處罰的,不影響刑事責任的追究。

2、逃稅罪的法條分析

由上述法律規定可以看出:

(1)逃稅的數額和該數額所占的比例是否同時滿足法律規定的情形,是認定罪與非罪以及刑罰輕重的關鍵;

(2)在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前,補繳稅款及滯納金并接受處罰的,可以免于刑事責任;

(3)若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后,再補繳稅款及滯納金并接受處罰的,則不得免于刑事責任。

(二)逃稅罪不予追究刑事責任前提條件的分析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四款規定了逃稅罪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納稅人對該規定準確了解,進而積極主張,可實現免于刑事處罰,筆者對該規定分析如下:

“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是指納稅義務人要按照稅務機關有關稅務處理和處罰的規定,及時補繳稅款和滯納金,并交納罰款。此外,補繳稅款和滯納金,接受處罰要求納稅義務人要在稅務機關文書中規定的期限內履行完畢,否則不符合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條件。因此,本文乙公司因未按時足額繳納稅款、滯納金、罰款,導致不滿足逃稅罪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規定而被定罪量刑。

“稅務機關給予2次以上行政處罰”。具體包含以下幾種情況:1、兩次以上的行政處罰在國地稅合并前可能是有國稅或者地稅機關作出的;2、兩次以上的行政處罰的對象必須是同一主體;3、稅務機關對行為人作出行政處罰的依據必須是因為行為人逃避繳納稅款,而不是因為違反其他稅收法律法規。(關于該行為是《刑法》逃稅罪要求的逃避繳納稅款行為,還是《稅收征收管理法》六十三條規定的偷稅行為,稅法實踐中仍存在較大爭議);4、兩次行政處罰所針對的行為不能是同一行為。

“五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 “五年內”應理解為從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計算不超過五年。

(三)稅務機關可決定是否適用逃稅罪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規定

根據《行政處罰法》第二十八條第二款、《行政執法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第十一條、及《稅務稽查工作規程》第六十條規定,稅務機關在將涉嫌犯罪案件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前,依法享有行政處罰權。稅務機關的行政處罰權并不會因為納稅人涉稅行為觸犯刑法需要移交公安機關而喪失,稅務機關可在移送前對納稅人作出稅務行政處罰決定。若稅務機關作出行政處理和處罰,且被納稅人所執行,此時可根據《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的規定,不予追究納稅人的刑事責任。但同時需要強調的是,實踐中,稅務機關也有可能直接移送公安機關而不作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此時納稅人就無法因接受行政處罰而免受刑事責任,本文甲公司即屬于此種情況。

(四)納稅人應正確理解逃稅罪

從前文分析可以看出,《刑法》關于逃稅罪的規定中雖然規定了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但是切不可誤解為只要偷稅行為系初犯都不會被追究刑事責任,從已有案例來看,確實存在由于無法適用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前提條件而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1、當稅務機關不進行行政處罰,直接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逃稅人沒有辦法適用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規定免于刑事處罰;2、如果行為被稅務機關認定為偷稅違法行為進行行政處理或處罰時,未按期足額繳納稅款、滯納金、罰款,也被追究逃稅罪的刑事責任。對于納稅人而言,要對逃稅罪的規定理解到位,避免因對法律理解錯誤而承擔刑事責任。